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人物

党史人物

李得钊

粉身碎骨向光明

——李得钊烈士

    李得钊又名德昭字伯明一九五年生于永嘉县岩头区港头村。父亲李立勋是农村鞋匠。李得钊六岁时母亲在贫病中不幸去世。叔父因生活贫困终身未娶。父亲和叔父终日辛劳共同抚养一个孩子三口之家还是难得温饱。由于营养不足李得钊骨瘦如柴但天资聪颖记性极好。艰苦的生活磨炼使他从小就很懂事尊敬长辈邻里交口称赞并力劝其父亲让他入塾从师。私塾先生体谅他家境贫寒愿意免去学费。李得钊从屋角里找到一块祖上用过的肉砧板洗擦干净叔父帮他钉上四根木棒当脚这就是少年李得钊的课桌子。豪富子弟讥笑他他对同学说:“我不同他们比桌凳衣着我们是来读书的!”

    一九一七年舂李得钊考入永嘉县立岩头高等小学。他和金贯真等同学一起受到校长谢文锦进步思想的熏陶。谢文锦兼授英语课,李得钊的英语成绩尤为突出。一九二年春,李得钊以优等生的成绩得减免费进入温州艺文中学。艺文中学是英国人办的一所教会学校,校里有不少教规:如三餐饭前的祈祷,平时的圣经课程星期日的礼拜等等。李得钊只是表面应思想上并不信那一套。实际上他在校时就写文章揭露过帝国主义利用宗教侵略中国的罪行

    李得到在校学习勤奋为了提高英语表达能力力,常同英语教师、英人亲属用英语会话。有次他同英人校长蔡博敏隔栅交谈的事被蔡知道后竟动手打了李得钊一巴掌李得钊心情十分激愤更加看透了这些洋老爷的伪善面目。

    李得钊经常阅读进步书刊积极参加当时进步学生组织——“溪学友会”的活动。他和金贯真等学友一起在寒暑假里组织宣传队到楠溪山乡进行宣传演出,宣传新文化与进步思想揭露军阀政府和帝国主义的罪行。通过这活动既教育了群众又锻炼了自己。

那时候政府腐败军阀混战列强入侵民不聊生李得钊就学于教会学校感受尤深。他为此写了许多谴责黑暗邪恶势力、追求理、歌颂光明的诗文:

《灯蛾

灯蛾扑火似无成

是是非非评不清

我说灯蛾死可贵

粉身碎骨向光明。

《萤火虫

莫道流萤小小虫

抗暴大胆称英雄

风风雨雨无所惧

长此发光黑暗中。

字里行间抒发了为真理奋斗为光明献身的宏伟志向。

    一九二四年,李得钊中学毕业后,受聘在母校附小任教。这年秋天谢文锦从上海来到永嘉,筹建党团组织。次年李得钊同金贯真等八人,被首批介绍加入“SY”组织,后转为党员,成为中共温州独立支部的主要成员。谢文锦在介绍他加入“SY”写给中央的报告里写道:“人极诚恳可靠,他现虽仍在教会学校任事,但很有觉悟,教会中曾屡次要保送他到南京神学院里去读书,而他拒绝之,不过他现在为经济所迫,势不能不暂在彼混饭吃耳”一九二五年七月在谢文的资助下他和金贯真一起离温赴沪进入上海大学习。上海大学是我党早期培养革命干部的一所大学许多箸名的共产党人如瞿秋白、恽代英、邓中夏等曾先后在这里讲学。李得钊离开臭腐的教会学校进入革命的上海大学真好象雄鹰从樊笼里飞到广阔的天空他不知疲倦地学习、钻研马列主义积极参加各种活动和斗争,思想水平和工作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 

一九二五年冬党组织派他到苏联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十月革命后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使李得钊受到很大的鼓舞。由于他擅长英语俄语也学得很快三个月后就一边学习一边担任翻译工作。一九二七年二月李得钊离苏回国受共产国际和我党中央的委派为东方大学招收学员。他在上海停留了几天就动身到广州后来又到武汉、南昌为东大招收了大批学员。

一九二八年李得钊在《红旗》报社担任编辑还兼做团中央的工作。他在《红旗列宁青年》等报刊上发表了许多文章《文学革命与革命文学一文曾在日本革命刊物上转载他应《列宁青年编辑部之约为《列宁青年纪念苏联十月革命胜利十一周年专号撰写了三篇重要文章目是《列宁主义与托洛斯基主义》、《十一年的苏联社会主义建设苏联共产主义青年团概况。一九二九年五月李得钊在《列宁青年第十六期发表了纪念“五卅”四周年的文章。在这些文章里他深刻阐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真理歌颂了十月革命的伟大胜利揭露和鞭挞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白色恐怖和残酷的屠杀政策。

    —九三李得钊在中央军委秘书处工作,他是军委书记周恩来同志的得力助手。

    —九三年五月十八日李得钊的亲密战友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三军政委金贯真在温州壮烈牺牲。五月三十日,李得钊怀着强烈的无产阶级感情写了一篇悼文,刊登在党中央《红旗》报上他写道:“贯真同志死了,永远离我们而去了。未死的我们在他被支解了的、血淋淋的尸身之前没有悲哀,而只有愤没有流泪的叹息而只有复仇的决心当我们推翻帝国主义、国民党的统治建立起全中国苏维政权的时候就是我们替贯真同志以及其他许多死难的同志复仇雪恨的日子!我们发誓:血债要血还!我们深信:要他们还债的日子不会在遥远的将来的!

    一九三三年李得钊调到中央特科总务部工作以后又到上海中央局担负主要工作。他的爱人周惠莲是临时中央局的交通

    一九三四年六月二十六日晚上七时左右李得钊和李竹声等在中央分局机关(上海马立斯新村)被捕过了一个时左右周惠莲也在家里被捕。一个星期后在组织的营救下周惠莲获释回家。李竹声成了可耻的叛徒。李得到被捕后化名林志明坚不吐实不久被移送到南京宪兵司令部看守所。

    这年九月间周惠莲分娩后还只二十天她又被捕了与她同时被捕的还有被她认作婆母的夏娘娘(我党烈士夏之栩的母亲赵世炎的岳母)和李得钊的两个孩子大的小的刚出生二十天。周惠莲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下,还是坚持六月间被捕时的口供,说自己是—个不识字的妇女,问她什么事,都说不知道。但由于叛徒告密,敌人对她抓住不放。十一月间,也被作为政治犯而移送到宪兵司令部看守所。

周惠带着两个孩子和夏娘娘—起被送进南京宪兵司令看守所的号子时,李得钊正巧被囚禁在隔壁的号子里,他一听到周惠莲和孩子们的声音,就说:“你也来了!”周惠莲说:“我和孩子们都来了”。他们隔着墙壁,互相勉励:要做革命的硬骨头。当天晚上,李得钊就被调到别的号子里去了。

    李得钊在狱中一次又一次地被严刑拷打虽有叛徒证明但他态度坚定拒不承认。从被捕时起他就决心用自己的生命来捍卫党的机密。他拒绝回答法官提出的一切问题对法官说:“你们要杀就杀何必多问!”有一个法官是浙江人他以同乡名义向李得钊劝诱说:“登个记办个自新手续这是潮流!你何苦如此呢”李得钊斩钉截铁地说:“我没有什么好登记的我决不做对不起朋友的蠢事”。又说:“我的肺病已经到了第三期命是不会长的你们要杀就杀如果现在就死更痛快”。他天天早上起来就端端正正地穿好服装梳好头发准备着就义。他搞到了纸笔给父亲寄了封“绝命书”。李得钊在这信中述说自己革命的志向和被捕后宁死不屈心;又回顾往事说自己六岁丧母赖老父千辛万苦将他抚养成人,老父现又抚养年仅数岁的孤儿—生处境如此悲惨,实常人所罕有;最后望老父心地开朗,切莫过度悲伤。光明来临,已为期不远……。向同监的难友、同志述说他爱人周惠的境况,请他们对她和孩子的生活多加照料。

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刘顺元在回忆李得钊这段经历时写道:在宪兵司令部的看守所里人们都很钦佩李得钊的革命气节。我一进监狱就知道李得钊是整个牢房里最坚强、表现最好的共产党员。李得钊表现确实使我们党员的威信更高了。他坚持斗争不自首不但使普通“犯人佩服他就连有的法官也佩服他……他是一位最好的共产党员!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说明了真正的中国共产党人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一九三五年八月,李得钊被判了十五年的徒刑。判刑后从宪兵司令部看守所移送到南京军人监狱里去。周莲和夏娘娘一起,被移送到苏州反省院。

    李得钊被判刑后在狱中天天学习准备着来出狱可以为党做更多的工作。他在囚室里写了一首抒情诗——《烦闷》。在这首诗里曲折地描述了他忧国忧民的心情表达了他同象征黑暗势力的“烦闷”、“铁索”、“利刃”斗 争 到底的决心他在这首诗的最后一段写道

利刃哟铁索呀!

几时我有了能力

定要把你们捉住。

    然后一起投在洪炉里

              铸成座小小的生命胜利的纪

    南京中央军人监狱号称天牢,这里监禁的是被国民党反动派认为有重罪的军事犯和政治犯。李得钊在这座天牢里,拥挤得无法睡觉,有时只得轮流睡一会儿;吃的是三层饭(烂米、稗子、砂子)和烂菜汤,搞点水喝也困难。李得钊刑累累,肺结核病又得不到应有的治疗。关在他隔壁号子的刘他身体越来越不行很为他担忧有一次掏钱买了八包澳大利亚进口的“代乳粉”送给他吃。李得钊身体发烧,草菅人命的狱医只是给他连续服用剂量过重的金鸡纳霜。一九三六年九月终于被折磨致死年仅三十一岁。

    中央档案馆存有廖华为李得钊写的“简略”其末段写道:李得钊同志性情和蔼精通英文有翻译多种惜其书不传。

     解放后李得钊烈士的大儿子李海燕上书政务院周总理示说:李得钊同志是一位很好的同志为革命事业牺牲了自己……关于追认烈士的事已函告华东军政委员会请陈毅同志办理。一九五一年五月十七日华东军政委员会颁发了烈士证书00329号。政务院还通知浙江省人民政府将李海燕保送浙江师范学院学习。李得钊的次子出生二十天即随母入狱过着非人的生活,难友呼之为“囚童”狱卒骂他为“小共产”。周惠莲一九三七年出狱后前往延安将他改名李钊表示对他父亲的怀念并激励他继承父亲遗志做一个革命接班人。李钊一九六三年从捷克斯洛伐克布鲁诺空学院动力喷气系毕业现在已经是航天部的高级工程师了。

    李得钊烈士的遗像、遗作及其革命事迹在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他的革命精神将永远鼓舞着我们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