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人物

党史人物

吴信直

盐民的领袖勇猛的斗士

——信直烈士

    吴信直又名光锁中国共产党党员是浙南早期著名的群众领袖他一八九三年出生于苍南县(原平阳县)缪家海头村一个贫苦盐民的家庭小时因家境贫寒仅读过一二年书他喜习枪棒举术臂力过人生活的磨难使他从小就养成了坚强不屈的性格

    —九二四年初平阳江南的劣绅方慎生勾结洋人包下盐税在方良地方(现属苍南县〉设立了第一个盐仓并建立了盐警队(即税)强迫收购全部食盐不准盐民自行出售方慎生和税仗势欺压盐民不断提盐税使得盐民们每晒百斤盐所得仅一元左右沉重的盐税和税队的敲诈勒索压得盐民们连气都喘不过来这年五月上旬在刘店地方税无端肇事开枪打死盐民刘开挺信直见状怒火填膺欲上前和税警拼个死活经在场群众劝阻知众寡难敌遂直奔缪家桥擂起祠堂鼓(按当地习俗人们一听祠堂鼓响知有急事都会马上带器械到祠堂集中以应付紧急之事),准备带领缪家桥盐民去找税警队算帐。后来听说税警得知风声,已有准备,为避免损失,只好强压怒火,将群众队伍暂时解散。但信直仍秘密地四出联络盐民,打算攻打盐仓,赶走盐警,为民除害。这个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吴信直带领了一支二十多人的盐民队伍,悄悄来到方良盐仓,乘敌不备,破门而入,正在打麻将的税警们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来不及拿枪,掉转屁般就溜。信直等人赶上前去,杀死二个,杀伤接着在房内搜获长枪十支又放火烧毁盐仓。事反动派急忙派兵镇压放火烧房并当场抓走两个盐民他们后来惨死狱中

    一九二五年盐仓复设并先后在江南一带增设了十七个盐仓每个盐仓设司秤一人管仓员一人二至四人均配备长枪税警们横行无忌压榨手段更为晒盐时由盐仓人员先到盐滩估产盐民早上领签晒盐傍晚升扫盐迟了要罚款;甚至连从盐滩到盐仓所走的路线都规定死了违者作偷盐论处弄得盐民们生活十分困苦甚至自己晒盐却没盐吃吴信直目睹这一切非常愤慨但一打盐仓的教训使他认识到光靠组织几个人拆毁盐仓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于是他早出晚归四出探听希望能找到一个拯救盐民的组织让他们摆脱苦难的生活一年多过去了他的足迹踏遍了平阳的山山水水但均没有找到他所期望的真正能代表盐民利益并能领导盐民获得解放的组织

    一九二六年八月吴信直在平阳结识了陈步全叶廷鹂等人他从陈步全那里得知温州有专为穷人办事的组织——共产党他由陈步全介绍到温州和“温独支”取得联系后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看到了盐民解放的希望于是请游馥陈步全叶廷鹏等人一起来到缪家桥接着又找来各村的盐民骨干在吴光岱家中召开秘密会议会议介绍了北伐战争胜利发展的形势及农村革命斗争的情号召盐民组织起来反动政府作斗争,推翻反动政权的统治,争取盐民自己当家作主会后吴信直和盐民骨干到各村广泛发动组织盐民群众准备二打盐仓

    九月二十六日早晨吴信直带领几千盐民群众,分两队向十八个盐仓进军所到之处税警队和盐仓人员纷纷逃跑,吴信直指挥队伍挑盐拆仓搬运木料并派人监视盐警的行动以防破坏不多时江南的十八座盐仓全被夷为平地这次行动规模空前影响极大从这里吴信直到了民们一旦组织起来的力量对斗争的前途充满了信心

    一九二六年秋张培农以中央农运特派员的身份来平阳负责农运工作十一月经叶廷鹏介绍吴信直认识了张培农俩人志同道合一见如故他向张培农诉说了盐民们深受剥削和压迫的苦楚以及几次发动盐民起来斗争的情况受到张培农的器重张培农在缪家桥一带组织农协会期间吴信直积极为张的革命活动创造条件成了他的得力助手这年十二月吴信直由张培农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一九二七年一月南监场盐民协会(又称白沙农协会)在张培农吴信直等人的努力下在缪家桥祠堂正式成立吴信直被推选为会长吴信直积极发展农盐民兄弟入会努力开展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揪斗土豪劣绅等斗争树立了农协会的威信这年二月初吴信直领导农会会员初试锋芒包围了宜山区龙江黄家洞大地主盐局局长胡振木的住宅。他亲自带领两个农协骨干冲进胡宅,把胡振木从被窝里捉出,在胡宅门前搭起斗争台,斗争了这个横行一时的大恶霸。经过这次斗争,白沙农协会威名大振,入会人数迅速增加。接着吴信直又整顿了农会,驱除了混入农会的地富分子,使白沙农会成为当时平阳县农会中一支突出的力量。农民运动的深入发展,引起了土劣地富们的恐慌和仇恨。平阳县以讼棍吴醒玉为首的一批土劣,张贴辱骂农民运动的标语,指使喽罗寻衅闹事,冲击农会,明目张胆地破坏农运工作的开展。为了打击这股势力,农县会决定,先惩治劣绅吴醒玉。四月十八日,各乡农会会员云集平阳,吴信直带领二十多名会员冲进“一笑楼”,吴醒玉被揪出来戴上高帽,挂上木牌,押上街头游斗。横行一时的吴醒玉吓得面如死灰,狼狈万状。这次示威,震动了整个浙南地区。

    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后,温州的革命形势急转直下。五月中旬,平阳西山会议派的走卒林骅一伙改组国民党县党部,解散县农协会,张培农、吴信直、叶廷鹏等皆遭到通缉,白色恐怖笼罩着浙南的大地。六月十六日,吴信直、林珍与叶廷鹏等人在环川农协会(现苍南县钱库区南茶寮地方)召开秘密会议,商议攻打平阳城,驱赶以林骅为首的反革命势力,反击反革命屠杀。会后,吴信直与叶廷鹏调集了白沙农会和环川农会会员三百余人,准备在夜间攻城。队伍在行进中被敌人发觉后双方接火,因我方农友多人受伤,只得主动撤回江南。

    这年十月,张培农被捕,监禁在温州监狱。在张被囚的二百天中,吴信直为营救他,由江南白沙至温州,又从温州回白沙,并到马站张培农家报消息,往返十一次,行程千余里。有人问他辛苦不辛苦?他回答说:“不辛苦!总要走到先生出狱为止。先生能出来,我替死也要去!”这种对同志的深情厚爱,使张培农家属和周围的群众深受感动。

一九二八年六月,在省委特派员郑馨领导下,组织了永嘉、瑞安、平阳等县的联合大暴动,暴动的重点在平阳。吴信直是领导平阳暴动主要负责人之一,他负责组织江南方面的暴动队伍,并负责带领江南的暴动队伍攻打平阳县城的南门。

六月二十七日拂晓,吴信直率领江南一带的农、盐民武三百余人赶到平阳城的南门附近埋伏。此时得悉:进攻东门的农民武装队伍因被敌人发觉,攻城失利,已经撤出战斗,城内的敌人已加强了防备。于是,吴信直便带领队伍主动撤回江南,以避免损失。他认为这次攻城失利的原因,主要是武器备太差。于是决定乘平阳城内敌人紧张守城之机,带领队伍到离县城较远的金乡镇警察所去缴枪,以加强自己的装备实力。六月三十日晚上,吴信直带领缪家桥一带的盐民武骨干七十多人,趁夜幕的掩护,悄悄来到金乡警察所。按照事先对警察所了解的情况,指挥队员迅速地解决了岗哨,打大门,率众直扑警察的宿舍。经过短时间的搏斗,战斗便胜利结束。缴获步枪二十六支,刺刀二十六把,指挥刀和军号各一,并释放了被监禁在警察所内的无辜群众。

自二打平阳城失败以后,平阳县党的负责人纷纷外出,领导平阳县革命斗争的重任实际上落到了吴信直的肩上。十月底,中共缪家桥党支部成立,吴信直任支部书记。一九二九年间,吴信直经常到温州找永嘉中心县委同志联系,主动配合中心县委的工作。以反对国民党反动政府的土地陈报为中心,发动、领导江南的农、盐民起来斗争,乘机打击反动派的武装力量,扩大党的影响。这年的秋冬之间,吴信直到温州与王国桢取得联系,后与王国桢一起在永嘉楠溪一带工作。

一九三年一月,中共中央巡视员金贯真到浙南巡视工作。后在瑞安主持召开了温属各县干部扩大会议,商讨开展浙南武装斗争工作等问题。吴信直参加了这次会议。会后吴信直回到平阳,积极开展活动,组织农民赤卫队,为浙南红军的成立作好准备。

    三月底,王国桢、雷高升等人带领红军游击队二十一人,赴平阳与吴信直取得联系后和江南的盐民武装三十余人汇合在一起,分三路包围了白沙乡的瓯盐公所,缴获敌枪支三十余支和全部弹药;接着又赴缪家桥分所,缴获敌枪支十余支。这次行动的影响较大,王国桢、吴信直等人为此受到领导的表扬。五月,吴信直和张培农带领江南盐民武装骨干赴永嘉西楠溪参加了红十三军。

    五月廿四日红十三军攻打平阳县城,吴信直和叶廷鹏率领平阳农民赤卫队一千多人从南门攻入城内。战斗从上午七时打到下午四时,由于我军武器低劣,弹药很少,又缺乏战斗经验,最后被迫退出平阳城。

    三打平阳后,吴信直和陈卓如等秘密地到缪家桥,和张培农一起商议为死难的战友报仇,并总结了这次失利的教训,决定在平阳重新组建一支红军游击队。五月底,吴信直、张培农等经过多方努力,用筹集到的三百元买了两支手枪,带领红军战士一夜之间智袭了从新美州到方良的九个盐仓的税警队,共缴获十八支步枪和一批弹药。然后吴信直和张培农、陈卓如等率领一支七十余人的武装队伍开往灵溪玉苍山,开展游击斗争。

    同年秋,吴信直代表平阳党组织出席浙南地区的党代表会议,不幸在永嘉被捕。开头吴信直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他自称陈碎光,瑞安圣井人,以串蓑衣为业,敌人也仅以“嫌疑犯”的罪名将他暂时拘留。后绰号“盐虫”的江南大恶霸方慎生得知吴信直在永嘉被捕,就立即派爪牙连夜赶到温州向反动当局告密。于是吴信直被投入温州监狱,并立即开始审讯,企图从他身上得知平阳党组织及浙南特委的组织情况。但是,在残暴的敌人面前,吴信直怒斥国民党反动政府反共反人民的罪行,敌人不敢让他说话,忙用布堵住他的嘴,并对他使用了灌辣椒水、坐老虎凳等种种酷刑。

    最后敌人导演了、一场假枪毙,妄图以此来摧垮吴信直的革命意志。—天清晨,狱警把他押往刑场。在离开监狱时,他脸带微笑,平静地和难友们握手告别,鼓励他们革命到底,然后从容地来到刑场。敌人对他喊道:“吴信直,你死到临头,还有什么话说?”他坦然地回答道:“告诉你们的主子,共产觉人是杀不绝的,革命一定会胜利!”接着,又高呼“共产觉方岁!”这时,枪响了,子弹都从他的身边飞过。吴信直轻蔑地看着敌人这番拙劣的表演,哈哈大笑。在英雄面前,敌人一无所获。不久,吴信直从温州转到杭州;浙江陆军监狱,被敌人折磨得身染重病,—九三一年四月牺牲于杭州浙江陆军监狱中,时年三十八岁。

    吴信直多次领导暴动与武装斗争,被反动军警先后抄家十多次,不但房子被烧毁,而且弄得妻离子散,流离失所。在这种情况下,吴信直仍然十分坚定。有一次被抄家后,父亲问他:“光锁,家被抄光了,你革命还干得起吗?”吴信直坚定地回答说:“爸爸,我干革命是为了我们穷人有好日子过,革命一定会成功的!我革命干不成功,还有儿子干,儿子做不成功还有孙子干,还有别人干。共产主义事业一定会胜利。”他的父亲被他的话所感动,从此,不但不阻止而相反支持他干革命了。